智商测验

智商这东西本身,是个很值得推敲的东西。

智商是一个数,而智力是一个复杂的结构。用智商来衡量智力水平的优劣,就跟用体积来衡量一辆车的结构优劣一样。

对于一个整天在丛林里面狩猎的人和一个整天在办公室里面编程序的程序员来说,所需要的智力结构自然很不相同。如果让一个狩猎者制定聪明程度的标准,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运动、听觉、嗅觉、视觉方面的分辨能力记忆能力和反应速度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因素,而逻辑推理和数学计算的能力则很可能是次要的。相反,对于一个程序员来说,这个重要程度的顺序却可能截然相反。如果智商测试的标准是程序员制定的用于衡量一个人作为一个程序员的“聪明”程度,那么这样的标准自然很难衡量一个猎人的“聪明”程度。

不但如此,事实上也不可能制定一个完全客观的智商标准,用来衡量一个人在“各种场景”下的“平均”智力水平。这就跟把描述一辆车的结构的大量数据拿来构造一个实数一样,有无穷多种互不等价的构造方法。智商测验,一般的做法是将智力划分为若干不同能力,每种能力都赋予一定的权值,然后对每种能力的得分进行加权求和。但是对于这种分类学问题,根本就没办法给出一个客观方案。每种能力都可以再细分,两种相近的能力也可以合并。如果你认为某种能力很重要,就可以对这种能力多分几个类,否则就可以把几个类合并起来,也可以直接调整每个类别的权值。如何判断一种能力的重要程度?显然其重要程度取决于一个人的生存环境和价值取向,所以衡量一种能力是否重要,根本就不存在客观标准。

所以,在各个种族或者民族之间存在智力差异,这件事情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也代表不了什么。客车族跟货车族的体积在统计上自然有明显差异,这并不代表二者孰优孰劣,因为二者的使用场景和使用目的不同。衡量一部车是否适合于某种特定用途,需要综合考虑许多因素(例如功率、重量、长度、高度、宽度、座椅舒适程度、底盘高度、最高时速、启动扭矩、成本、操控……)。脱离具体的使用场景或者把已知因素加权平均得出一个数量来比较优劣,完全是无的放矢。

虽然如此,并不是说对人的智力无法进行科学研究。完全可以讨论不同人群之间的智力差异,这种差异是智力结构上的差异,我们可以用许多许多不同的因素来描述这种结构上的差异,并不是所谓的“优劣”这种设定了价值观的差异。每一项指标在不同人却中统计平均值不同,只能说明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跟这个群体是否“优秀”没有直接关系。只有在特定的生存环境中,明确了一种特定的生存目标,才能确定出一套明确的衡量智力优劣的标准。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智力结构的“优劣”,取决于他的生存目标和生存环境,当他的智力结构放在他所处的生存环境中,使他比大多数有类似生存目标的人更擅长于达到这种生存目标,才能说此人的智力结构在这种特定情况下是优秀的。用一种特定的测量方法,脱离当事人具体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目标去衡量其智力的“优劣”,就是无的放矢。

当然,我也并不是说智商测试毫无意义。智商测验的结果,只有跟智商测试所采取的具体方案放在一起,才可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智商测验的结果给出的是一个人在这种特定的分类加权方案下的一个得分,仅此而已。用一个单一的数量去衡量一个复杂结构,所提供的信息,跟结构本身所拥有的信息相比,必然是微不足道的。

我在不同的智商测试中,得到的分数从130到170都有。由于我的记忆力很差,因此如果一个智商测试不涉及过多的记忆,我往往就可以拿到160以上的分数,反之我就可能只能拿到130的分数。记忆力这种东西,对于不同类型的工作,自然重要性不同,因此不能脱离具体的环境说某个特定的智商测验方案对记忆力赋予的权值是最恰当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