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测验

智商这东西本身,是个很值得推敲的东西。

智商是一个数,而智力是一个复杂的结构。用智商来衡量智力水平的优劣,就跟用体积来衡量一辆车的结构优劣一样。

对于一个整天在丛林里面狩猎的人和一个整天在办公室里面编程序的程序员来说,所需要的智力结构自然很不相同。如果让一个狩猎者制定聪明程度的标准,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运动、听觉、嗅觉、视觉方面的分辨能力记忆能力和反应速度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因素,而逻辑推理和数学计算的能力则很可能是次要的。相反,对于一个程序员来说,这个重要程度的顺序却可能截然相反。如果智商测试的标准是程序员制定的用于衡量一个人作为一个程序员的“聪明”程度,那么这样的标准自然很难衡量一个猎人的“聪明”程度。

不但如此,事实上也不可能制定一个完全客观的智商标准,用来衡量一个人在“各种场景”下的“平均”智力水平。这就跟把描述一辆车的结构的大量数据拿来构造一个实数一样,有无穷多种互不等价的构造方法。智商测验,一般的做法是将智力划分为若干不同能力,每种能力都赋予一定的权值,然后对每种能力的得分进行加权求和。但是对于这种分类学问题,根本就没办法给出一个客观方案。每种能力都可以再细分,两种相近的能力也可以合并。如果你认为某种能力很重要,就可以对这种能力多分几个类,否则就可以把几个类合并起来,也可以直接调整每个类别的权值。如何判断一种能力的重要程度?显然其重要程度取决于一个人的生存环境和价值取向,所以衡量一种能力是否重要,根本就不存在客观标准。

所以,在各个种族或者民族之间存在智力差异,这件事情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也代表不了什么。客车族跟货车族的体积在统计上自然有明显差异,这并不代表二者孰优孰劣,因为二者的使用场景和使用目的不同。衡量一部车是否适合于某种特定用途,需要综合考虑许多因素(例如功率、重量、长度、高度、宽度、座椅舒适程度、底盘高度、最高时速、启动扭矩、成本、操控……)。脱离具体的使用场景或者把已知因素加权平均得出一个数量来比较优劣,完全是无的放矢。

虽然如此,并不是说对人的智力无法进行科学研究。完全可以讨论不同人群之间的智力差异,这种差异是智力结构上的差异,我们可以用许多许多不同的因素来描述这种结构上的差异,并不是所谓的“优劣”这种设定了价值观的差异。每一项指标在不同人却中统计平均值不同,只能说明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跟这个群体是否“优秀”没有直接关系。只有在特定的生存环境中,明确了一种特定的生存目标,才能确定出一套明确的衡量智力优劣的标准。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智力结构的“优劣”,取决于他的生存目标和生存环境,当他的智力结构放在他所处的生存环境中,使他比大多数有类似生存目标的人更擅长于达到这种生存目标,才能说此人的智力结构在这种特定情况下是优秀的。用一种特定的测量方法,脱离当事人具体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目标去衡量其智力的“优劣”,就是无的放矢。

当然,我也并不是说智商测试毫无意义。智商测验的结果,只有跟智商测试所采取的具体方案放在一起,才可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智商测验的结果给出的是一个人在这种特定的分类加权方案下的一个得分,仅此而已。用一个单一的数量去衡量一个复杂结构,所提供的信息,跟结构本身所拥有的信息相比,必然是微不足道的。

我在不同的智商测试中,得到的分数从130到170都有。由于我的记忆力很差,因此如果一个智商测试不涉及过多的记忆,我往往就可以拿到160以上的分数,反之我就可能只能拿到130的分数。记忆力这种东西,对于不同类型的工作,自然重要性不同,因此不能脱离具体的环境说某个特定的智商测验方案对记忆力赋予的权值是最恰当的。

不要把科学研究偷偷打上道德标签。

看到一则新闻,说婴儿能够分辨『好坏』:
http://tech.qq.com/a/20071127/000080.htm

——————————————————————————————
谁说婴儿不分好坏?

耶鲁大学的这项研究刊登在11月22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负责这项研究的基利·哈姆林说,决定与谁合作共事是人类和其他社会性动物的一个重要能力。当选择合作伙伴时,能够判断出谁是潜在的合作对象是非常重要的。众所周知,成人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哈姆林想知道人类是从多大起开始发展这项能力的,是否婴儿能够区分“好人”和“坏人”。

哈姆林和她的同事们为此进行了实验。他们向6个月大的一组婴儿和10个月大的一组婴儿演示一个拟人化的“木偶表演”,即用3个不同形状的木块扮演3个角色:试图登上一座山的“攀登者”、代表“好人”的“帮助者”以及代表“坏人”的“阻碍者”。“帮助者”协助“攀登者”爬上山,而“阻碍者”则将“攀登者”推下山。

随后,研究人员将代表“帮助者”和“阻碍者”的木块放在一起让两组婴儿挑选,在16名10个月大的宝宝中有14个更喜欢“帮助者”,12名6个月大的宝宝选择的全是“好人”。这表明婴儿们对“乐于助人”的“帮助者”更有好感。

哈姆林表示,虽然实验还不能反映出婴儿们对“好人”的偏爱是否是一种天生的能力,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可能是大人教给孩子们的。她说:“也许这是婴儿们与生俱来的。”

哈姆林和她的同事们认为,区分“帮助者”和“阻碍者”的能力是形成道德观念的第一步。哈姆林说:“当然这只是猜测,但是我们认为,任何道德体系的基础应当是能够区分亲社会和反社会因素和行动之间的不同的能力。”
——————————————————————————————

我不知道研究者的原文是什么,但『帮助』与『阻碍』被确定为『好』与『坏』很荒谬。帮助或阻碍希特勒的行为,其好坏也能如此简单的判定么?与其说婴儿能够分辨『好坏』,不如说婴儿能够分辨出别人的行为中哪些容易威胁到自己,那些可能满足自己。但如果你说这就是判断『好坏』,那么事实上你就已经假设了一套普遍有效的道德标准。做实验的人,你就老老实实地根据实验结果说婴儿能区分出帮助和阻碍,并且倾向于跟帮助者亲近,这就够了,不要扯上好坏。当然,我承认道德标准这种东西最终是由这种本能的需求通过社会博弈过程逐步形成的,但如果你把你自己的道德标准伪装成科学结论或者掺混在科学结论中,就不是科学。

两个定律:关于是非判断和说服

0.对于任何一个人,他『判断一种行为是否正确』的标准仅仅取决于这种『行为的后果』是否符合他的『意愿』。
1.当且仅当这种情况下才可能说服一个人:他觉得『承认你的观点』比『坚持自己的观点』·更·符合他的『意愿』。

定义1:二百五就是那些认为『行为的动机』等价于『行为的后果』的人。
定义2:糊涂蛋就是那些认为他『自以为的正义』等价于他的『意愿』的人。
定义3:二逼就是那些二百五且糊涂蛋的人。
定义4:装逼就是那些『坚持自己的观点』最符合他的『意愿』的人。

推论1:二百五『判断一种行为是否正确』的标准仅仅取决于这种『行为的动机』是否符合他的『意愿』。
推论2:糊涂蛋『判断一种行为是否正确』的标准仅仅取决于这种『行为的后果』是否符合他『自以为的正义』。
推论3:二逼『判断一种行为是否正确』的标准仅仅取决于这种『行为的动机』是否符合他『自以为的正义』。
推论4:当且仅当这种情况下才可以说服一个装逼:他觉得『承认你的观点』就是『坚持他自己的观点』。

因此,当二逼有一个美好愿望,那么他就会认为自己为了这个美好愿望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正确的,事情的后果理应是自己所希望的。当傻逼的美好愿望落空,他不会认为自己有错,因为自己的动机是美好的,所以要么是别人的错,要么是社会的错,要么是世界的错。

Useful links:

two physics forums:
http://www.physicsforums.com/
—-Introducing LaTeX Math Typesetting
http://www.advancedphysics.org/

two / web service sites:
http://www.codecogs.com/components/equationeditor/equationeditor.php?lang=en-en
http://www.mathtran.org/

a group blog of several well-known scientists:
http://cosmicvariance.com/

principle, law, rule在学科中的含义解释

principle:原理、原则。

principle 作为原理,往往是指一个理论最基本的假定,有时候也可以叫作基本定律(basic law)。一个理论以原理为基本假设,推导出一些导出结论而构建起来。例如相对论的原理,量子力学的原理,经济学的原理。原理在一个理论中是用来解释和推 导其他内容的,其本身不能在理论内部得到解释。有时候,A理论的一些原理在B理论中可能是导出结论,而B理论的一些原理也可能在A理论中作为导出结论。特 别地,随着理论的发展,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来以为很基本的原理,在新理论中不再基本;而原来的导出结果,在新理论被认为更加基本而作为原理。

principle 作为原则,往往指一些先入为主的规则。例如,你做人坚决不说谎,而且根本不管这是为什么,反正就是不说谎,丝毫没得商量。这种情况下可以认为不说谎是你做 人的原则。但是这和原理的含义实际上是有差别的,一个东西作为理论的原理,在理论内部是不能得到解释的,这一点跟原则的含义相似。但这不等于这些原理不能 被解释,也不等于这些原理不能被放弃。前面说了在B理论中A理论的部分原理变成了导出结论,那么实际上B理论就对A理论的这些原理给出了解释。当理论和事 实冲突的时候,我们更相信事实,而不是原理。而原则和现实利益相互冲突的时候,一些人会选择坚持原则。有时候盲目坚持原则会带来好处,因为某些你不清楚原 因的原则并不是真的没有原因。但有时候盲目坚持原则会带来恶果,因为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原则的适用情况而滥用了这个原则。

law:定律(法律这个意思我就不提了)。

law 作为定律,大部分情况应该是指通过对试验数据进行分析而得到的一些经验规律,但是却能够经受广泛严格的试验检验。例如理想气体定律,安培定律,万有引力定 律,能量守恒定律。当一个定律在某个理论框架中得到了解释,在这个理论框架中这个定律就作为一个导出结论而存在。例如,机械能守恒在牛顿理论中作为一个导 出结论。但是,能量守恒(包括机械能守恒)在热力学中变成了原理(基本定律)。现在看来,能量守恒定律是比牛顿运动定律更加基本的规律,因此在后来的理论 中往往也被拿来作为理论的原理。

rule:规律、规则。

rule作为规则,就是指制定出来的必须遵守的一些约定。例如数学推导规则,语法规则,游戏规则,交通规则等。

对 于人制定的规则,既然是人的约定,实际上就存在任意性,例如交通规则的右侧通行或者左侧通行,数学推导中使用什么符号,语法规则中的语序等。虽然有任意 性,但是也不能不做约定,否则就无法解决混乱。但是在若干都能够解决混乱的约定之间做出选择,就是比较随意的事情了。例如,为了解决人和人之间交流思想的 问题,世界上出现了大量不同的语言;为了保证交通秩序,世界上出现了许多不同的交通规则。他们都能够解决特定领域的混乱,相互间往往很难比较孰优孰劣,但 是却互不兼容。

rule作为规律,我猜其最原始的含义应该是“造物主所制定的用于指导宇宙运转的规则”,实际上也是规则。但这个规则不是 人制定的,而这个宇宙事实上却按照这个规则运转。到底是不是造物主制定的我们根本不用关心,但是作为规律,这个词的含义往往是指一个领域所研究的对象所遵 循的·事实·上的关系。例如经济规律,物理规律,化学规律。

有时候如果一个理论经过大量检验后被认为是准确有效的,我们往往也会把这个理 论的各种结论称为规律。但这仅仅是在这个理论的预言与观察结果一致的情况下。如果在某些情况下与事实不一致,那么至少在这些情况下,我们就不能再称之为规 律。如果发现某些事实没有现有理论能够解释,可以称这个地方有我们尚未发现的规律。